山水画写生现场感的重性

  现场感就是现场写生时最直接的感受和体验。在家里对着图片画画跟行走在自然天地间的对景写生的感受是全然不同的 。置身在天地之间,与万物共同呼吸,感受自然地一草一木与阴晴雨晦。这种真切的感受在图片里是感觉不到的。现场感所体会到的真实感受会使画面生动活跃起来,这种画面里才是具体、真实与生动的。 
  《文心雕龙》第四十六篇《物色》谈到了自然的季节变化会给人带来不同的感受。追求对自然真实地感受,自古以来的画家也十分重视。荆浩隐居太行山洪谷时,看到有蟠虬奇异造形的松树时,“遍而赏之”,第二天就拿笔画下来,“凡数万本”。宋代范宽亦是如此,醉情于自然之间。《图画见闻志》说“居山林间,常危坐终日,纵目四顾,以求其趣。虽雪月之际,必徘徊凝览,以发思虑。”1此段话虽然没有说明范宽有没有现场写生,但也是为了体验自然以获得最真实的感受。除此之外,北宋郭熙同样认为“真山水之四时不同”,画家“身即山川而取之”。近代著名山水画家黄宾虹更是注重对于现场感,他曾经九上黄山,四上岱岳,五上华山,积累的画稿数以万计,直到过了八十岁才收住脚步。 
  深入自然,深入观察生活的点点滴滴,带给我们的是鲜活的感受。但是,写生时的现场丰富而纷杂,所以我们对生活对象既有感性的,又有理性的认识。以此来表现对象的特质和我们内心的真实感受。这就求我们对写生时面对物象有条理性的梳理和归纳,这才会有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艺术美感。现场感是通过人们对物象的形与色的来体现的。苍老的树梢,潺潺的溪泉,古朴的屋宇,宁静的山峰…读者不仅仅感受到作品中真实的自然,画家那时那刻的喜怒哀乐也可以真切感受出来。 
  现场感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受,这种感觉只有在亲临现场时才能够获得。从画面中,可以看出画家感情的存在,体味到画家的现场感情。通常,画家容易从某种程式出发,以自己固有的理念和程式去表现现实中的事物,形成某种模式化的东西。这样就缺乏真情实感,以至于千篇一律。我个人认为艺术家的每一张作品都应该不是同的,每一张画都应该有不同的感受,这才是艺术中最本质的。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你认识会高,以及你面对不同的事物会让你产生不同的审美感受与体验,所以你也必然会有新的认识。 
  现场感是直观的,最直接和最生动的心理体验。画家将心灵对自然的感应紧密无间地结合,再发之于笔端。作画的过程中,随着我们感情的起伏,用笔技巧的不断变换,画面上展现的笔墨效果会带给读者不同的感受。那种舒缓凝重、无拘无束的,自由流动的笔墨使得现场获得的情感感受展现的淋漓尽致。 画家作画时的现场状态,能够把握现场敏锐的感受和生动细腻的情感,也就容易作出难得的作品。通过写生,能将鲜活的体验表现出来,这种写生是融入了个人的情感和生活体验的,以及对美感的瞬间性的把握。 
  世间的万物千姿百态,各有特色,组成了丰富多彩的客观世界。各类事物错综繁杂而有秩序的存在着,正是这种丰富的存在才给了我们多元的现场感受。现场的感受可以激发创作者创作思路,给观者以无穷的遐想空间。 
  参考文献 
  1 陈传席著.中国山水画史M.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179.